抄袭风波经典台词

来源:台词网 时间:2022-05-14 18:33:05 投稿:网上邻居 人气:
小 品
  抄 袭 风 波
  
  人物:
  
  胡 超 男 , 某企业职工,三十岁左右。
  胡 妻 女 , 胡超妻子 ,三十岁左右。
  老 马 男 , 某企业内部刊物主编 , 五十多岁,高度近视 。
  老作家 男 , 近八十左右 ,(可由扮演马老师者改扮)。
  
  [胡超家客厅 。摆设一般,一张小方桌,三把椅子,桌上放一台电话,舞台西边竖立一扇木门。
  [胡超忐忑不安、抓耳挠腮地上
  胡 超 工会组织征文赛,号召员工都参赛;名次评出有奖金,奖励钞 票五百块。为了奖金五百块,不会写作也忙坏;明知自己半文盲,硬着脑袋充英豪。初中毕业到现在,瓜大字识一箩筐;要我拿笔写文章,好比哑巴把歌唱。只为奖金好诱人,老婆全力做参谋;弄来旧书一大堆,叫我随便抄一篇。嘿!我就改头换面抄一篇,署上大名交到工会。能否得奖不晓得,最近心里老紧张;刚才工会来电话,主编老马要来家。我心虚好是像做贼——害怕!害怕啥?就怕抄袭文章被揭发!哎呀妈,这可怎么办好呀?
   [胡妻系着围裙地上,一边拿抹布擦桌面
  胡 妻 刚才谁的电话?看你慌手慌脚好象什么似的。哎,你怎么啦?
  胡 超 谁的电话?就那组织发动征文的老马。(惴惴地)他说看了我 的那篇文章,要来我家跟我谈谈。
  胡 妻 要来跟你谈谈?谈什么哟?(警觉地)他电话里还说什么了?
  胡 超 他说到了面谈。(惶惶地)我猜八成我那篇东西让老头看出问 题来了。
  胡 妻 不会吧!我们抄的又不是大名鼎鼎的名家名作,谁会注意你写 的什么?
  胡 超 哪可不一定。老马不是那么好糊弄的。老头书看得多,难保不 会看过我们抄的那本,世界上巧合的事多哩(埋怨地)都怪你, 当初出这馊注意。这下好了,饭碗保得牢保不牢先不去说,一旦 我抄袭文章的丑闻传扬出去,叫我以后怎么抬得起头哟!
  胡 妻 哪——哪怎么办呢?
  胡 超 你问我我去问谁?弄不好要吃官司哩!
  胡 妻 有那么严重吗?那书五十年前出的,写书的那叫什么陈默的恐怕也早死得没影了,我想应该不会有人知道了。
  胡 超 你真傻还是故意装傻?他人死没了,写的书还在;有书在,难免不会有人看。(自怨自艾地)我真昏了头,当初不该听你。(打自己一嘴巴)我打你!你说你,写不出就写不出,非得猪鼻孔里插蒜——装什么象,现在可抄出祸事来了!看怎么收场!
   [门铃叮当响起
  胡 超 糟了,准是老马来了!
  胡 妻 哪--哪--你开门去呀。
  胡 超 (哆嗦着)我的腿怎么不听使唤。阿芳——你去开门。去呀!要不我先躲躲再说。
  胡 妻 你瞧你个窝囊样!跟个兔子似的!老马难道一进来就拉你去枪毙!(犹豫了一会儿毅然地)是福不是祸,是祸想躲也躲不过。
   [胡妻开门,老马上
  老 马 这是胡超同志家没错吧?
  胡 妻 没错没错。您是马老师吧?请进!(搬椅子)请坐!
  胡 超 (畏畏缩缩地)马--马老师······
  老 马 哎哟!胡超同志呀!(抓住胡超的手热烈地握着)你好你好!该怪我姓马的有眼不识泰山。胡超同志呀!你了不起啊!今天我不但向你表示祝贺,还算特地向你负荆请罪来了。我长常常抱怨企业没有人才,其实真正的人才就在眼皮子底下,竟没发觉。(感慨地)世上有千里马而无伯乐呵!(拉着坐在一起)
  胡 妻 (疑惑)马老师,您唱的这是哪出呀?
  老 马 (吟诵)元冈生宝玉,大海出明珠。胡超同志呵,你写那篇文章——
  胡 超 (惊恐而颓唐地)您看出来了?
  老 马 是呀,我看出来了。我看出这篇文章好象不是你写的——
  胡 超 哎呀!(从椅子上差点跌滑下来)
  老 马 你怎么了?
  胡 妻 (急忙扶住丈夫)他头晕。
  胡 超 · 我——头晕。
  老 马 一定是神经衰弱。我也经常头晕。脑力劳动者的常见症状嘛!
  胡 妻 (试探地)马老师,您刚才说我们胡超那篇文章——?
  老 马 噢!你们别误会!我的意思说那篇文章不像胡超同志写的一样,因为胡超同志以往在我的印象中倒不象会写文章的样子。不过话说回来,这样高水准的文章除胡超同志外企业里还有谁能写得出?写得好,写得实在好!我由衷为胡超同志的优美文笔惊叹,折服!(又去抓住胡超的手时却错抓了胡妻的手握着捏着)胡超同志,你真人不露相呀!你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呀!(忽然觉得握的手感异样)咿!——
  胡 妻 (不好意思地)您握着我的手哩!
  老 马 (把手提到鼻尖一看,霍地慌忙甩开)我说怎么胡超同志的手突然间变得滑溜溜的。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!——胡超同志,我怎么以前就没发现你的超凡才能呢?
  胡 妻 (脱口而出)别说是你,就连我天天和他生活在一起都发现不了——不——我天天和他生活在一起也新近才发觉他是个人才!(瞟一眼丈夫,努努嘴)
  老 马 难怪人们常说,越和天才离得近的人越不易发觉天才的伟大。胡超同志呀,你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呐。这次工会组织举办征文大赛你是大显身手,脱颖而出!你的那篇文章写得真是好,逻辑严密,风格隽永,辞藻典雅而不失华丽,意境开阔而洋溢诗情画意,绝对是篇一流的上乘佳作。后生可畏呀!
  胡 超 (得意地)我闹着玩哩!
  老 马 闹着玩?看不出你还那么谦虚。
  胡 超 谦虚?(一不留神脱口而出)其实还真不是——
  胡 妻 (慌忙接口)——真不是第一次写了(提醒似地拧了一把丈夫的腰)。
  胡 超 (恼怒地对妻子)你揪我干什么?
  胡 妻 好端端地我揪你干什么,我看是蚊子蛰呢!
  胡 超 哪里有——(看见妻子瞪自己一眼,恍然领悟地)是——是——是蚊子蛰的。(笑对妻子)这么大蚊子,还能吞下一个人哩!
  老 马 这么说胡超同志是经常写的?都发表在报刊杂志上的吧?有机会我找来一定好好拜读。恕马某孤陋寡闻,以前确实没听说胡超同志在写作方面的非凡才能和本领。看来人断然不可貌相。十步之泽,必有香草——这古人的话想必错不到到哪里去。
  胡 妻 马老师,这次比赛我们胡超能得奖不能?
  老 马 这还用说,当然是魁首独占。我们几个评委一致决定将一等奖颁发给胡超同志。恭喜呀!
  胡 超 我得一等奖?那个——那个——奖金就归我喽?
  老 马 舍你其谁呀?你就等着请客吧!呵呵呵!
  胡 妻 真的?哪太好了!——心血终没白费!
  胡 超 真没想到——
   [夫妻俩得意忘形地拥抱着
  老 马 别急着拥抱呢,还有更好的消息在后头哩!——瞧你们夫妻俩高兴得连水都不给倒一杯。
  胡 妻 对对!我这就给您泡茶去。(笑嘻嘻地去倒茶水)
  胡 超 (又坐回去)马老师,您还带来啥好消息?
  胡 妻 (端上茶水递给老马)马老师您请喝茶。
  老 马 (接过茶鼻子一嗅,)好香!这茶很贵吧?有龙井的味道。
  胡 妻 是很贵。(低声地自语)这都什么眼神。市场上十块能买得两三斤哩!
  老 马 我就好茶,胡超同志想必也是同道中人也。古人说,酒壮英雄胆,茶助文人思嘛!呵呵呵。
  胡 妻 马老师,您刚才说还有好消息要告诉我们?
  老 马 对!好消息,大大的好消息!前几天我获悉市文联举办的文艺作品大奖赛还没结束,就自作主张把你的那篇文章复印后送了一份上去,谁料今天上午文联负责同志来电告知,说有两篇文章进入决赛,其中一篇就是你的大作。哎呀呀!胡超同志,你真了不起。我涂涂写写大半辈子也没获过地区级奖项,你却一炮打红!后起之秀,后生可畏!我都羡慕得有点嫉妒了呢!你着实不得了,了不得!
  胡 超 (惊慌失措地蹿起来)什么?马老师,你--你把我那篇东西搞市里去了?
  老 马 怎么你不高兴?不会是责怪我没有事先通知你吧?呵呵呵!瞧你的脸怎么一下子变得像包龙图样难看!你小子可要名利双收嘞!
  胡 超 马老师--(团团转)你这么可以这样做呢!哎哟!这--这下我完了!
  老 马 完了?你完什么?(愕然不解)你别一个劲转圈子哟?
  胡 超 (焦急地用拳头敲打额头)哎哟!完了!完了!
  老 马 (不解地问胡妻)他这是怎么了?
  胡 妻 他————他头疼!
  老 马 头疼也用不着拳头打呀!赶紧拿冷毛巾先给他敷敷——看样子疼得不轻嘛!
  胡 超 (一把拽走妻子到另一旁)这下糟了!我们让这老头害惨啦!事情怕会越闹越大哩!不获奖倒罢,一旦获头奖,文章肯定会公开在报刊上登出来,再加上新闻媒体一报道,到那时,知情面扩大到全市范围,纸里还能包得住火?这可怎么办好?这个多事的老马,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。阿芳,想想我就胆战心惊后背冒冷汗!
  胡 妻 (暗暗地开始有所担心,但表面装作泰然镇定,安慰丈夫地)你放心吧!即使报上登出来,也未必多少人留意那篇破东西。人家读者关注股票、汽车、情杀、伊拉克战况还来不及呢。何况现在抄袭剽窃的人比比皆是,有的还是大教授、大明星呢!我们同他们比连提夜壶的资格都没。反正我们抄那叫陈默的老家伙属于无名之辈,他的书恐怕全中国也没几人看。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!
  胡 超 可我心里老砰砰跳,我就怕——。
  胡 妻 没出息!抄都抄了,马老头都弄市里去了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!
  胡 超 都怪你的馊注意。什么不好干,偏叫我做贼一样抄人家的。知道现在这般提心吊胆的,当初还不如让咱儿子写一篇倒来得心安理得。(叹息地)唉!但愿那篇东西被淘汰掉。
  老 马 你们夫妻俩嘀嘀咕咕老半天,我可抗议了!
  胡 妻 (拉丈夫走近老马)马老师,您估计胡超的文章能有中头奖的希望吗?
  老 马 我看问题不大,必中无疑。据上面传来的可靠消息,说决赛两篇文章各有千秋,评委会争执不下,已经在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作家进行裁夺。但大多评委看好胡超的作品。当然,话又说回来,得不得奖还是次要,重在参与嘛!
  胡 超 老作家裁夺的结果还没出来吗?
  老 马 大概快了。一有结果市文联会立刻通知我们。你很紧张吧?我也紧张。
  胡 超 (喃喃自语地)希望老作家是老糊涂——
  老 马 你说什么?
  胡 妻 他说怕老作家是老糊涂啊。
  老 马 不会不会!
   [老马的手机忽然响起
  老 马 喂,我是老马。哦!哦!裁决结束了是吧?什么,胡超的文章没获奖?这怎么回事?什么?老作家还把胡超的文章批评得体无完肤,一无是处?怎么可能呢?老作家不会真老糊涂了吧!喂!喂喂!(对方已经挂机,自言自语地)这怎么可能呢?
  胡 妻 (失望地)我们胡超被筛了下来?
  胡 超 (如获重释地松口气)我说没错吧--老作家老糊涂啦!我也算是逃过一劫。以后杀了我的头也不抄--也不写了。
  老 马 (困惑地)咦?胡超同志,我看你怎么反而挺高兴似的?不会故意在我面前装坚强吧?我猜你此刻心里肯定难受得刀割一样。哎呀小胡,前途是光明的,道路是曲折的,一点小小挫折,你可不要灰心丧志嘛。所谓“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劳其筋骨,苦其心志” --这个道理你是要懂的!男子汉大丈夫该越挫越勇、屡败屡战才嘛!(忿忿不平地)我怀疑那老作家要么徒有虚名,要么中人家的糖衣炮弹,否则怎会良莠不分。什么德高望重,我看是欺世盗名。
   [电话铃骤然响起,胡妻接听
  胡 妻 喂?是胡超家。他在家--(把电话递给丈夫)找你的。
  胡 超 我是胡超,请问你——你是市文化局的?什么,你们陪同一位老作家要来我家访问?是把我文章批评得的一屁不值哪老作家吗?欢迎欢迎!——不会不会,我怎么会生他的气,可能我的文章确实还不够火候——请问他来做什么?——他什么时候来?什么,车子快到我们家了。好的,好的!我们尽量招待好(挂机)。
  老 马 (敏感地)文化局来的电话?
  胡 超 说那老作家要来我家访问。
  胡 妻 (困惑地)他来做什么呢?
  老 马 也许老作家跟你切磋技艺来的呢。总不会特地赶着安慰你来的吧?虽然你文章没被他青睐,可能他要培养你也未可知。小胡——胡超同志,你真走运!——他们快到了是吧?文化局领导肯定也会一起陪来。不知是哪位局长?嘿嘿嘿!我下去迎接他们一下。(火急火燎地下)
  胡 超 幸好遇上老糊涂,也算化险为夷。若被人家发现告我们侵犯著作权,哪得负法律责任。偷鸡不着把蚀把米!
  胡 妻 就你胆小得像老鼠。有什么好怕的。这样狗屁文章,也就马老头这种三流货色看出好来,人家懂行的老作家一看就毛病百出!嘿嘿,也不晓得三块多点一斤的烂茶叶到他嘴里成龙井了。——你看刚才那副去献媚的模样,我看着就恶心。
   [门铃响,一位精神矍铄的白发老作家拄着手杖上
  老作家 是胡超先生的家吗?
  胡 超 是!是!老先生请进!
  胡 妻 咦,马老师呢?他不是下去接你们去了?
  老作家 我让他们都在楼下等,不要他们一起陪来,我一个人来就可以了。
  我可不喜欢前呼后拥呀。
  胡 超 (握住老人的手)老先生,我谢谢您帮我一个大忙呀!
  老作家 (爽朗地呵呵笑)这有什么可以谢的?要说谢,小伙子,其实是我应该谢谢你呵!
  胡 超 (迷惑地)您谢我?您谢我干什么?
  老作家 我要好好谢谢你。(慨叹地)想不到呀,半个世纪后
  居然还会有人看我的书。对于任何一个作家来说,是没有比这更让人欣慰的啦!谢谢你呀!——我就是陈默!
  胡 超
   (异口同声地)啊!?······
  胡 妻